WELCOME TO 讀者動漫科技有限公司

企業資訊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企業資訊


構建只屬于大學生的【菠蘿喲 】

 

    曾就讀于蘭州大學計算機專業的高子巖,因為自己熱愛旅游,熱愛交朋友,于是和幾個同學共同研究出了這款只針對大學生的旅游模式。“我們的市場定位就是大學生群體,這個群體本身就非常有價值。”他們的項目有一個理念就是“打造一座沒有圍墻的大學”,像是“全國大學”甚至是“全世界大學”這種感覺,一個廣義上的大學,我們想創造一種這樣的概念。

  通過一年多的線下推廣試運營,現在已經具有了一定的規模和客源,馬上,一款只針對大學生的旅游軟件“菠蘿喲”APP即將登錄各大手機商場。“這既是一份事業,又是一種生活。不僅可以滿足我旅游的愛好,還能讓我交到更多的朋友,并在樂趣中尋找機遇。”高子巖這樣評價自己的項目。

  讓我們走近這個人,這個團隊,去感受他們的創業喜與憂。

  創業故事

  “旅游達人”創造出了專屬90后的個性旅游方式

  高子巖,千里路的創始人之一,在說起自己的創業項目時,高子巖先表示“因為我自己就是個資深的旅游達人!”,曾就讀于蘭州大學計算機專業的高子巖,因為自己熱愛旅游,熱愛交朋友,于是和幾個同學共同研究出了這款只針對大學生的旅游模式。“我們的市場定位就是大學生群體,這個群體本身就非常有價值,而且旅游現在也已經是大學生消費中占比非常高的一部分,但是呢很多大學生出游反饋回來的‘體驗感’卻沒有那么好,所以我們覺得這種消費是沒有意義的,因為大學生他的旅游需求沒有被滿足,我們就想改變大學生的旅游感受。”

  高子巖說,“其實我們就想把‘旅游’這件事情重新解讀一下,什么叫旅游?我把旅游定義為社交、學習、體驗這三點。社交是什么?我去交朋友的,我去認識一些當地的朋友或是找一下當地人生活的這種感覺。學習呢?就是學習當地的文化,比如說學習當地優秀的大學文化。還有一個就是體驗,體驗什么?體驗的就是風土人情。但是呢跟團旅游或者是現在的很多旅游產品他其實忽略掉了前兩點而只注重第三點,但是注重也沒有做好,把風土人情的體驗變成了購物店的體驗。其實呢大學生出游一個是‘個性化’的需求,他們不想去這些旅游景點啊之類的,就想去體驗,去交朋友,去感受當地人的真實生活。”

  “我們的項目界定于C2C的模式,C就是用戶的英文customer的縮寫,意思是由用戶產出再回流到用戶里去。現在很多產品都是這種模式,像‘滴滴打車’就是一個,我覺得這種模式很適合現在的大學生群體。”高子巖表示,他覺得大學生市場本身它就是有一定的特點,比如說“個性化”和“相對封閉”,大學生的很多需求沒有被滿足,存在市場空白。“因為本身大學生市場它主要集中在90后這種年輕人身上,所以‘個性化’這一點肯定是首當其沖的,其實90后的生活里面無論哪個方面都是有‘個性化’的影子在里面的,他更希望能被大眾所關注,或者說能區別于大眾,這其實是現在很多服務滿足不了這個群體的一點。就比如說跟團旅行,它滿足不了90后的個性化需求。第二點呢,也就是說他‘相對封閉’,本身大學生這個圈子他的社交價值就沒有完全被開發,相對封閉的原因是因為大學就相對封閉,大學生很少去與外界接觸。所以我們項目有一個理念就是‘打造一座沒有圍墻的大學’,像是‘全國大學’甚至是‘全世界大學’這種感覺,一個廣義上的大學,我們想創造一種這樣的概念。”

  一站式的出行服務“菠蘿喲”貼心滿分

  通過一年多的線下推廣試運營,現在已經具有了一定的規模和客源,馬上,一款只針對大學生的旅游軟件“菠蘿喲”APP即將登錄各大手機商場。這款只針對大學生的旅游軟件人群構成當然必須都是在校大學生,無論是大學生出游者還是大學生導游“菠蘿伴”,都是要先在APP的系統里實名審核資料的,“這是為了確保雙方的共同安全”高子巖說,“提交完資料后我們菠蘿營總部還會進行面試,了解他是否熟悉當地的旅游行業并且是否活潑開朗善于社交。之后他需要自己設計至少一條當地的旅游路線,設計好時間行程,比如‘三天兩夜游蘭州’,包括吃什么去哪玩住在哪,當有同學選擇了他設計的路線后,該菠蘿伴將會成為這次出行的‘導游。’”

  “而作為出游的大學生就簡單多了,實名認證完資料就可以根據自己想去的地方在軟件里刪選滿意的路線了,比如選了‘三天兩夜游蘭州’的路線,但是有些景點想更換,可以直接在APP上和設計該路線的菠蘿伴協商更改即可,當然路線更改后價位也會更改,就和淘寶上一樣拍好改價再付款就行了。同時線路套餐里的酒店我們也提供很多選擇,甚至包括目的地和出發地兩邊的接送機服務,從一到站開始就有菠蘿伴全程陪同,這些線路秉承‘一站式服務’原則,涵蓋衣食住行每個方面,可以說旅游所需的每一個方面我們都會考慮到,出游的大學生只要在APP上訂購好套餐幾乎可以不用再帶多余的錢就能背包出游了。”高子巖告訴記者,為了讓出游的大學生有更特別更貼心的服務感受,在他完成付款后,就會收到他們“菠蘿喲”公司寄出的特別“錦囊”。錦囊里包括了要去目的地的一份“手繪地圖”,以及公司自己設計研發的T恤和帽子,還會送一些“貼心”的小禮物,比如說一次性牙刷套裝、一次性內褲等等這些旅行所必須的洗漱日用品,“讓大學生正真感受到不一樣的旅游體驗”。

  因為打算做的是全國性的大學生旅游產業,所以他們的團隊在全國好多個學校都在建立俱樂部,也有撒向大區的推廣人員,去各個高校找高校代理人和菠蘿伴。“像我之前去集美大學,當時我是在他們大學的貼吧發布了‘我想去那邊游玩有沒有人帶我’這樣的帖子,然后就找到一個非常熱情的男同學,他雖然是本地人,但是他才大一,在集美的時間也不長,但是他把集美的所有樓有什么故事、校園有什么典故這些全都講得繪聲繪色,我覺得特別好,我們菠蘿伴就需要這樣特別熱情的同學。”目前,蘭州已經建成的大學俱樂部有蘭大和交大,像理工大、財經大學還有幾個學校也正在緊張籌建中。

  在和高子巖的采訪中記者還發現了一個亮點,考慮到不認識的男女同學結伴出游可能會有不方便,在“菠蘿喲”上還有一個選項,那就是“雙向性別選擇”,菠蘿伴和旅游者都可以選擇同行游玩者的性別。游客可以選擇男菠蘿伴或是女菠蘿伴,同樣菠蘿伴也可以選擇只接女同學或者是只接男同學,服務更加的貼心化。

  為大學生量身打造經濟又精品的“個性化”路線

  因為是針對大學生這一群體的旅游軟件,所以和旅行社的旅游線路不同,不僅價位要低,而且路線都是適合大學生“個性化”的特色線路。高子巖表示,根據大學生的需求,他們設計了很多“精品路線”,比如“吃貨游”,就帶你去吃,什么都吃,吃遍當地大街小巷著名的或是不為外地人所知的美食;比如說“GEEK游”,中文也稱“極客游”,這個更適合于北上廣,帶你去中關村、帶你去華強北、帶你去蘋果在亞洲最大的零售點,專門去參觀體驗電子產品和科技產品的這樣一條線路;比如“cosplay游”,很多城市都有自己的cosplay愛好者組成的圈子,非常大也非常好玩,帶你去漫畫展以及參加cosplay秀,這是專門針對cosplay愛好者的一條路線;還有比如“支教游”,去到貧困山區做志愿者,去教書,去體驗當地文化和風土人情,去感受獨特的旅游感覺;再比如“高校游”,蘭大的好多同學都對這條路線非常感興趣,比如說他們都很想去北大校園里看一看是什么樣,體驗一下北大校園的生活,去它的宿舍看看,去它的圖書館里感受感受,去聽一節它的公開課,這種感覺對于很多人來說很美好。

  “就拿蘭州來說,有一條‘高校游’的路線,三天的時間要去到蘭大本部、蘭大榆中校區、交大和西北民族大學三所高校,幾乎一天一所,不僅去感受不一樣的校園氛圍,還有可能作為志愿者參與該學校的各種實驗課程,非常地充實。”高子巖表示,這也更加能體現出我們想展現的大學生旅游的意義,就是社交、學習、體驗這三點。

  “這既是一份事業,又是一種生活。不僅可以滿足我旅游的愛好,還能讓我交到更多的朋友,并在樂趣中尋找機遇。”高子巖這樣評價自己的項目。下一步,除了等待“菠蘿喲”APP的最終審核上線,團隊和菠蘿伴還將繼續研究新的精品線路,以及在今年4月份和攜程網共同聯合推出的上海游路線,報團的大學生除了上海的游玩以外還會去到攜程上海總部參觀游覽,并有可能成為攜程的一員。隨后7月份還將會組織全國大學生重走絲綢之路,并且統一從蘭州出發。高子巖笑著說,“故鄉情節嘛,也能響應蘭州打造的‘中國西北游、出發在蘭州’的口號。”□記者何怡璇

  作為出游的大學生就簡單多了,實名認證完資料就可以根據自己想去的地方在軟件里刪選滿意的路線了,比如選了‘三天兩夜游蘭州’的路線,但是有些景點想更換,可以直接在APP上和設計該路線的菠蘿伴協商更改即可,當然路線更改后價位也會更改,就和淘寶上一樣拍好改價再付款就行了。

  ■導師點評板塊

  創業導師簡介:盧明,高級工程師,甘肅藝百文化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甘肅讀者動漫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科技部國際科技合作計劃項目企業技術專家、蘭州文理學院特聘教授、蘭州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創業服務中心特約創業導師。主持過多項省部級科研項目,榮獲過鐵道部軟件開發二等獎、中鐵建總優秀設計金四獎章。目前擔任甘肅省創新方法研究會理事、甘肅省會展展覽協會副會長、甘肅省動漫協會副會長等社會職務,具有豐富的大型文化旅游項目研發、實施和商業運營經驗。

  ■閱讀提示

  建議設定規則,其原則是盡量讓“菠蘿伴”多發線路、多出游;鼓勵游者多出行、多炫耀出行經歷,讓“菠蘿伴”不是在研究路線就是在帶游客去旅游的路上,初期以推廣口碑用戶積累為主不要涉及資金交易,在C2C過程中尋找新的贏利點;機制和規則的設計可以參考打車軟件“uber”模式。

  導師對本次案例項目的點評

  優點:

  模式的創新點很突出,在互聯網+旅游類平臺中目前還沒有類似,定位非常精準,而且大學生群體比較單純,學生對學生的安全性可以保障。

  存在的問題:

  第一,大學生“菠蘿伴”是一個兼職團體,人員非固定人員,所以在時間精力信用方面可能都存在一定的問題,而且大學生群體涉及寒暑假這些不在校的時間,假期中的出游服務如何完成,所以他項目里的服務人員,也就是說整個平臺的工作人員的不穩定性是一個巨大的問題。第二,按照旅游法的規定,個人是不能接待游客的。其中“大學生導游‘菠蘿伴’”存在違法操作嫌疑,APP一旦上線,它定義的是一個服務旅游的軟件,那就會有歸屬單位進行管理,旅游局會進行行業監管,會要求項目涉及到的人員具有各項資質,所以要明確定位“菠蘿伴”是否就是“導游"的問題,是否后期要設立旅行社,如何解決國家旅游規范這一塊。第三,最大的問題就是線下的售中售后服務方面,售前沒問題,但是出行中是否能達到滿意度,以及如何受理投訴、反饋,雙方的安全問題如何規避等。因為在校大學生存在很多不確定性因素,他的服務標準不能統一,一旦出現安全方面的問題,是誰來負責,以及出現問題后的責任分擔及規避;俱樂部形式可以規避部分風險,但是軟件作為贏利和交易的平臺,必須要承擔起游客和“菠蘿伴”的安全問題。

  意見建議:

  從平臺的角度來說,建議設定規則,其原則是盡量讓“菠蘿伴”多發線路、多出游;鼓勵游者多出行、多炫耀出行經歷,讓“菠蘿伴”不是在研究路線就是在帶游客去旅游的路上,初期以推廣口碑用戶積累為主不要涉及資金交易,在C2C過程中尋找新的贏利點;機制和規則的設計可以參考打車軟件“uber”模式。企業運作的核心如果是軟件平臺,最關鍵的是規則,如果規則設計好了,學生就能自發創建俱樂部并進行互動了,俱樂部設立和高校互動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了;俱樂部+平臺其實是做了整個產業鏈(景點建設除外),俱樂部即承擔宣傳又承擔接待,這時候產品鏈核心元素在線下的俱樂部,平臺只是一個信息展示和完成流程的形式;不能確定的是贏利點是否和旅游產品綁定的夠精密,這個會對贏利產生一定的影響,而且在贏利方面,要考慮到實時資金交易平臺的安全性,建議找一些有資源的、已經成型的商家和平臺進行對接合作。從市場推廣方面來說,可以從微信微博已經知名大V方面進行網絡推廣,不用太多的資金推廣,通過“三微一端”,從學生的朋友圈這些撒播推廣,這個并不是大的問題。最后,從用戶角度來說,旅游行為本身存在次數、季節性和旅游時間的限制,限定為大學生后,其游客和“菠蘿伴”的時間局限性更大,這樣受眾會大范圍縮小,可考慮逐步放大用戶群體。

 

    來源:蘭州日報

企業資訊


聯系我們 Contact Us


公司總部地址:
蘭州市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創新園創新大廈(雁南路18號)A座1016

聯系電話:0931-4537572

傳真:0931-4537572

旅游平臺聯系中心:0931-4634554
Keep in touch with us

聯系我們. 0931-4537572 旅游平臺聯系中心:0931-4634554

傳真:0931-4537572
6场半全场